美国通信工人工会正在试图改善游戏从业者的生


从2018年开始,游戏产业成立工会有了越来越多支持的声音。



美国通信工人工会(CWA)最早是电信行业的工人组织,有超过70万成员,是美国最大的工会之一。上周二,CWA宣布将启动一项被称为“CODE”(数字产业员工组织计划)的行动,促进游戏和IT产业的工会化。



CWA相信,游戏和IT行业工会化之后,从业者可以拥有更大的力量,有效改善自己的工作条件,也能够在被裁员的时候可以商讨更好的补偿条件。


作为一个新兴的产业,欧美游戏行业成立工会组织的呼声近几年才渐渐高涨起来。游戏行业技术更新迭代的速度又非常快,又有很紧凑、很严格的开发周期,对于游戏公司员工来说,超时工作已经成了一种常态。
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IT行业都有一点理想主义的情怀。身在游戏行业中的人们都更愿意把加班看作是一件为理想燃烧青春,痛苦与快乐并存的事情。《毁灭公爵》的开发者约翰·罗梅洛特别喜欢回忆自己在游戏上线前没日没夜加班写代码, “趟过洪水去上班”的奋斗历程。《神秘海域》系列的前制作人艾米·海宁说自己一周工作70小时很正常,平时基本见不到自己孩子的面。而Rockstar的丹·豪瑟在《荒野大镖客2》上线前说自己的团队为了修复Bug一周猛干100小时,语气中颇为自豪。


约翰·罗梅洛回忆自己趟着洪水去加班的光辉事迹


当然,游戏行业确实收入要远高于平均水平,也一定程度上安抚了对疯狂加班不满的声音。根据Zip Recruiter的数据,2019年,美国游戏开发者人均收入是10.5万美元,比美国家庭年均收入中位数5.7万美元要高将近一倍。



但是近年,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渐渐意识到,他们的工作可能和传统行业未必有本质上的区别。2018年,《英雄联盟》开发商Riot被女性雇员集体起诉,指控书中表示,Riot的工作环境存在隐性歧视,女性员工不但人格没有受到尊重,在受雇用和晋升的机会上也远不如男性。



另外,游戏行业的工作在近几年也变得越来越不稳定,企业高层和普通员工在待遇上的差别也越来月明显。在过去几年里,欧美游戏行业,特别是顶尖的3A游戏产业遇到了很大困难。游戏的研发、运营和人力成本飞速上升,但是市场相对而言却陷入了停滞。许多老牌游戏大厂都不得不改变自己一贯的销售策略,在游戏中引入更多刺激消费的元素,谋求更多的利润点。


这些做法确实起到了一些效果。以动视暴雪为例,2019年2月的报告显示,动视暴雪上一年收获了创纪录的75亿美元盈利,CFO Dennis Durkin得到了1500万美元的收入。于此同时,有800名普通员工为了降低运营成本而被裁减。还有消息指出,动视暴雪试图在员工中推广一种健康软件,通过记录员工的月经和性行为来预测可能出现的怀孕状况。员工的收入和隐私,在一部分游戏企业的管理层眼中优先级显然不是很高。


动视暴雪鼓励女性员工上传自己的月经状况,甚至性行为频率。管理人员可以直接通过后台查询这些信息


从2018年开始,游戏产业成立工会有了越来越多支持的声音。在2019年GDC游戏开发者大会的调研中,一半受访者表示支持成立工会,让游戏公司的员工在和企业的谈判中能够有更多的话语权。


不过工人组织能不能真正改善游戏公司员工目前的工作状况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在过去30年间,全球化竞争使得工会生存的土壤越发艰难。美国工会参与率从1984年到现在已经由20%跌到将将10%,其他发达国家工会衰落的趋势也十分明显。永远都有更贫困的地区,有工人愿意用更低的价格和更糟糕的工作环境来换取一个工作机会。一些观点认为,工会被认为是导致美国汽车行业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

很显然,美国游戏从业人员的困境,就像许多其他行业从业人员的困境一样,不可能有一个简单的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。当行业逐渐成熟,光幻渐渐褪去,热血和理想,最终都会有归于平凡的一天。





上一篇:大阪环球影城“超级任天堂世界”公布宣传片, 下一篇:电竞赛事数据大比拼:王者荣耀、绝地求生、英